“ 绝不放弃,死磕到底 ”

亲爱的朋友:

我是拓词 CEO 薛淡,如果你看到这封信,那标志着你将与我们一起见证拓词的历史。我想任何事物本身都没有价值可言,是我们的投入与获得赋予了事物以价值,要么时间,要么情感,要么兼而有之。

而拓词之于你我无疑都是一个富有价值的存在,我不知道这封信该写什么,是分享喜悦,还是表达感谢与歉意,似乎都很苍白,浮于表面,不如回顾分享一下我心中的拓词吧,或许这是我们共同拥有而且即将继续丰富的一份宝贵情感。

拓词 2009 年 6 月兼职启动,2010 年 6 月网站终于发布;同年 10 月 10 日 iOS 版发布,迅速占领App Store 教育榜第一名,这个位置一直保持了将近 4 年;2011 年 4 月用户开始剧增,7 月三个创始人全职创业,半个月后,我儿子出生;2012 年 3 月获得徐小平老师天使投资……

拓词是我创业的第一个产品,他的成长与创始团队,尤其是与我本人创业之路完全一脉相承。有过“春风得意马蹄疾”,也有过“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更有过“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中间的故事,以后有机会再讲吧。

2015 年 5 月,拓词资金基本耗尽,空有近千万用户,无数感谢,却还是无法实现商业化,哪怕只是养活不到十个人的团队都很困难,在未来的方向上,创始团队依然没能达成一致。经过了两年兼职,四年全职后,我正式退出了团队。

什么都没有了,空有满脑子的混乱,跑步、读书、看电影、打坐、做饭、接送孩子……你说应该去旅游,那才符合桥段,不好意思一身负债,一家老小。经过了几个月的安静,我发现自己还是最想创业,还是最喜欢做教育,于是开始了新的调研,中间还经历老父意外骨折,又陪护了个把月。

新的方向逐步清晰,新的合伙人也有了,这过程中我约很多朋友聊天,大部分都接受了,给了很多建议和支持,实在是感激不尽,也有极少数谢绝了,倒也可以理解,所谓患难鉴真嘛。

同年 10 月我联合上海留园文化创始人孙健启动了新项目,我认为在线教育项目必须在第一天就同时具备在线和教育两个强大基因,不偏不倚,我代表产品技术,孙老师代表教学教研。很快获得李开复博士创新工场天使投资,12 月 25 日“顶上英语”注册成立,新的征程开始了。

2016 年 7 月 21 日,当知乎、微博、QQ 和微信等所有渠道,潮水般涌来询问拓词消息的时候。我打开拓词,提示服务器无法连接,我搜索 App Store,果然一无所有。我的大脑也瞬间一无所有,晚上不知道怎么开车回的家,这时候我发现所谓“拿得起,放得下”,“该放弃的就要放弃”,“退一步海阔天空”,“一切都会好起来”……都是扯淡。

2016 年 8 月 20 日,经过了一个月的挣扎,我动心要复活拓词,建立了微信群“拓词浴火重生”,回复了知乎问题“拓词是否已于 2016 年 7 月 20 日倒闭?是否存在被救活的可能”。拓词什么都没有了,只留下一个 500G 的加密数据,不要说复活,这个数据能否顺利解压都是个巨大的问号。

除了技术,还有资金,顶上英语的开支也很高,并没有宽裕的资金重组拓词团队,而这还涉及两家公司的十几个利益相关方,想到任何一个沟通,我都头疼不已。告诉技术负责人拓词必须恢复,他遇到的困难不去讲了,我只记得兄弟失败 n 次后的眼神。

带着这一切,我决定去甘肃瓜州,参加重走玄奘之路,或许能得到点什么。结果刚到首都机场,就头昏目眩,借了个温度计果然 39.5 度,出师未捷先发烧,真是搞笑。

次日上午做了检查,问题不算严重,跟大夫讲我要去戈壁徒步四天,是否可以,他说你肯定是疯了。家人也不同意,当然也知道拗不过的,我决定问一下上天,发现当天到敦煌还有3张票,这显然是冥冥之中的暗示,哈哈,出发了。

后面的四天,100 多公里发生了很多很多的故事,我推荐创业的朋友可以去走走,细节就不讲了,这几天我基本是在发烧和拉稀中交替度过的,不吃药就发烧,吃药就拉稀,每天晚上都要权衡一下次日的选择,倒是一段很独特的体验。

在茫茫戈壁上,我确信自己想清楚了一点,拓词之于我就是我的另一个孩子,他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是我六年生命的一个结晶,他实际是我第一次创业的全部。除非再也没有任何人需要他,除非完全没有任何复活的可能,除非没有我他也可以很好,否则我根本就不可能放弃,而经历了离开的放弃,经历了下架的放弃,我对放弃和坚持这两个名词有了切肤的手感。

放弃的那一刻是容易的,而此后则是无尽的黑暗,坚持的那一刻是痛苦的,而此后力量会喷薄而来,我突然发现这居然是我人生的范式,那一刻,我泪流满面,天很蓝,戈壁很美。

后面的事情大家就可以知道了,一步步谈判,一家家融资,所有的事情都比预想的要艰难,幸亏我们也比预想的更小强,归属问题解决了,资金解决了,团队解决了。

当前的版本,主要是修复了 bug,清除了一部分急功近利的设计,后面会逐步恢复稳定的周期迭代,魔鬼教官已经归来,他将更简单,更高效,更强大。他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蜗牛甚至都不再站在地上,他有了“顶上”这个长颈鹿弟弟,将站的更高,看的更远。

这是我和拓词的一段故事,后面有机会会分享更多,感谢一路有你。

偏执的人不止你一个,今日拓词否?不管你目前在做什么,都大胆的去追求自己的梦想吧,绝不放弃,死磕到底,这是蜗牛的基因,这是拓词的基因,这是我们共同的基因。

拓词已经复活,还有顶上英语这个长颈鹿弟弟,我们期待更多强有力的小伙伴加入,程序猿、产品汪、设计狮、英语达人,托福、雅思和SAT教师……

拓词CEO 薛淡
2017年02月22日

后记:2009年6月,在北邮南门的一次撸串中,zodiac向爬野山的好友薛淡和小撮提出做背单词网站的设想,三个穷书生一拍即合…商定薛淡担任CEO,zodiac担任CTO,小撮担任COO…年底一样热爱爬野山的patch加入,担任CDO…所以拓词的创始团队有四个人,每个人都发挥过重要价值。

大家的留言

加载更多

给我们写留言

谢谢你和我们分享你的想法。
出于对相关法律法规的考虑,你的留言将在72小时后审核显示。

提交

友情链接

官方微博

拓词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或在微信中搜索"拓词"

顶上英语服务号 扫描二维码或在微信中搜索"顶上英语服务号"

联系我们    400-806-8900

加入我们    zhaopin@topschool.com